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可爱

校园里的淫乱趣事

2018-01-01 20:58编辑:黑彩凤凰平台人气:


~~~~绿荫学院~~~~高 一三班

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过了,教室里一片安静。过了好一会儿,老师才慢慢走来:“同学们,今天给你们介绍一位新同学。”他指了指身後的骚年。

骚年本是低垂着头,此刻却抬了起来,目光缓缓的绕了教室一周,他有着一头瀑布般的长发,眼中眼波流转,风情别具,一身简单的运动服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他修长结实的身材。俊美的容颜上毫无表情,直到他的眼对上了另外一双眼神,他的目光便再也没有转开,只是一心一意的看着那双眼睛的主人,连老师在一旁唠叨着什麽也没听见。

“这位同学是刚刚转过来的,他叫莫非离,以後你们就是朋友了,莫同学,你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。”老师一点也没察觉莫非离的变化,只是一径的说着。

莫非离依旧站在那里一言不发,老师觉得有些尴尬,一个温柔的声音及时响起:“看来莫同学还有些害羞,老师就放他一马吧,让他来和我坐好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老师松了一口气:“莫同学,你就坐冷同学旁边那个位置吧。”

莫非离依旧一言不发的走到刚刚开口的人身边坐下。

“好了,开始上课了。”老师说道。

莫非离并不理老师在讲台上口沫横飞的说了些什麽,只是专注的凝视着身边骚年,骚年感受到他强烈的目光,侧过脸,给了他一个凶恶的眼神。

莫非离猛地一震,忙收回视线,低垂着头。

好不容易等到下课,莫非离的身畔立刻围上了一群好奇的同学,他有些惊慌的看了旁的骚年一眼,不知该怎麽应付这样的人流。

“你叫莫非离。”骚年兴致盎然的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莫非离终於开口说了第一句话。

所以的同学都惊讶的看着他们:“若磊,没想到还是你最有魅力啊,连这麽冰冷的人都抵挡不了啊。”

冷若磊笑笑:“没办法啊,谁叫我的魅力无人能挡呢。”他转向莫非离:“小离儿,你说是不是。”

莫非离点了点头,在他的眼中,只要是冷若磊说的,就没有不对的道理。

看着温驯的莫非离,冷若磊飘忽的一笑,莫非离啊,当真只能非离了,不知道是用怎样的方法调教出的人儿。

中午,冷若磊回到宿舍,看向紧跟了进来的莫非离。

见四下无人,莫非离立刻跪下:“属下拜见磊少爷。”

冷若磊点点头:“是鹰叫你来的?”

“属下不知。”

“不知。”冷若磊一扬眉:“是怎麽回事?”

“我只听过磊少爷的声音,无法辨认鹰的声音。”莫非离平静的说道。

冷若磊却讶异的扬了扬眉:“是吗?我饿了。”

莫非离立刻起身进入这间宿舍附属的小厨房里,不久便端上几样热腾腾的饭菜来。

“动作够快,手艺也还不错。”冷若磊点点头:“只是不知你其他方面练得如何了。”

“请磊少爷指示。”莫非离依旧跪在地上。

冷若磊略一皱眉:“你起来吧,有人看见成什麽样子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我有事先出去了,你不会跟着我。”冷若磊吩咐道。说着便径自出门。

“若磊,是你。”范子杰有些讶异的看着他:“有什麽事吗?”

“没什麽。”他直接期上去,吻住他的唇。

范子杰来不及拒绝就被吻住,咿唔作声。猛的将他摔上一旁的床上,冷若磊覆了上去:“子杰,别吵,给我乖乖的。还是你要象我们初见的那一天,我可是不会反对的哦。”

范子杰心一沈,回想起他们初见的那一天。

那是夏天一个炎热的午後。

2.

范子杰心一沈,回想起他们初见的那一天。

那是夏天一个炎热的午後。

躲开人流,独自跑到学生会的办公室小睡一会。

是什麽东西在捣乱。范子杰不悦的侧过头继续睡。可那个东西却不放过他,继续寻到了他的唇,一个又湿又热的东西吸附住他的唇,丝毫不肯松开。

“走开拉。”范子杰无意识的呢喃着。

可哪个湿热的东西反而乘机滑进了他的嘴里,咿咿唔晤,他终於不甘不愿的睁开了眼睛。

好美,这是他第一个念头,谁,是谁压在我身上,不对,是有人在吻他。这个念头一钻进范子杰的脑海里,他顿时浑身紧绷起来,努力想要把那人推开。

放开范子杰,那人站了起来。

好一个俊美的骚年。范子杰由衷的感叹着。骚年有着白皙的肌肤,五官精致完美,是上帝的杰作,黑如子夜的长发用一个银发箍束在脑後,眼里满是温柔的看着范子杰,浑身散发出一种飘忽的气息。

“你真的很俊秀。”骚年忽然开口道:“肌肤又这麽有弹力,真的很有触感呢。”

他的手在范子杰身上游走着,范子杰一惊,这才发现自己的上身是赤裸着的。他又羞又窘的瞪着骚年:“你在干什麽?”

骚年只是邪邪的一笑,目光巡视着他赤裸的身躯:“干什麽,当然是要上了你啊。”

范子杰一惊,这麽美丽的人儿竟说出这麽粗鲁的话,而他说的是,他脑筋一转,脸刷地红了。

看出他的羞窘,骚年蓦地笑了起来。一掌把他推倒在大办公桌上,自己也随即压了上去,吻象雨点一样落在范子杰的脸上,唇上。

“你放开我。”被一个骚年如此对待,范子杰羞愤已极。

骚年冷笑着,随着刷地一声布料撕裂声,范子杰的长裤滑落在地下,青涩的分身暴露在空气里,瑟瑟发抖。

“你---。”范子杰说不出话来,只气得浑身颤抖。

骚年一点也没有停手的意思,只继续着手上的动作。

他把范子杰翻过身来,范子杰一惊,用力的挣扎起来,双腿也不安分的乱踢乱踹起来。

“你真的不乖呀。”骚年笑着,手下略一用力,只听喀嚓一声,范子杰的手腕顿时脱臼,软软地垂在身边。“这下,你还有什麽可用的着数呢?”

骚年笑着,手也没有停,又是喀嚓一声,他的右脚也被折断了。他松开手,范子杰却站不稳身子,只能软软的趴在桌上。

“这就对了嘛。”骚年满意的说道。将他的双腿大大的分开,最隐秘的密穴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骚年面前。范子杰忍不住落下泪来,从来,何曾受过如此屈辱。

骚年尝试着将手指插了进去,范子杰的身子立刻紧绷起来,骚年的手指根本伸不进去。骚年皱了皱眉:“这样啊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他翻了翻自己的衣袋,拿出一个小瓶子:“这里面可装的是烈酒呢,虽然比不上春药的好用,不过也可以了。”说着,他将酒倒在范子杰的密穴里。再次将手指伸了进去。

“唔,不错啊,都可以进来了。”骚年笑着,单手解开自己的皮带,骚年低头看看早已昂首挺胸的分身,一举进入了范子杰的身体。
(来源:未知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geekjournal.net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  • 01大学时的那几夜大学时的那几夜

    9月的保定天气依旧很热,来这里上大学让我感受到了真正的秋老虎,烈日当空,焦阳炙烤[详细]

  • 02岳母的错觉岳母的错觉

    今天是妻舅大喜的日子,我跟玲秀参加完後,随着1行人回到家中,虽然婚宴已结束了,客[详细]

  • 03我家的女佣人我家的女佣人

    我生长在一个有钱的家庭里面,家住在山上的别墅,平时上下课也都是由家里的司机接送,[详细]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我家的女佣人

我家的女佣人

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