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写真

和一位风流少妇的风花雪月

2018-01-06 19:35编辑:黑彩凤凰平台人气:


那是2002年的夏天,我认识了凤姐,她在胶州老电影院的胡同口开了一家美容店,我那时在洋河弄个石场,但在电影院胡同里我租住了一个四合院,因为那里交通方便,又都是平房,而且便宜。

我很少去这些美容店去找小姐,那时本狼28岁,加上眉目清秀,所以我身边女人很多,对一般的女人,我还看不上,但常在胡同里出入,就认识了凤姐,被她的美艳折服。

凤姐165cm左右,身材苗条,一双丹凤眼荡人心魂,白净的皮肤,披肩的长发,使凤姐看起来就像24~25岁的少妇一样,其实后来我知道,她已经32岁了,孩子都上了小学。

凤姐是吉林人,是和她老公一起来的胶州,心里有意接触凤姐,就经常在电影院附近玩,于是也认识了她的老公~~一个36岁身材不高有点胖的男人,这是一个普通的男人,眼睛不大,看起来有点丑,我真想不通,凤姐怎么嫁了这样的男人。

那时候,我也没什么事,不用每天去石场,就整天混在电影院,和朋友们打扑克,上网,喝酒。其中自然包括凤姐的老公,叫什么我忘了,我们只是都叫他胖哥。

由于我心理一直惦记的凤姐,所以平时就留意观察凤姐和胖哥的一切,结果发现凤姐什么都好,为人处事,都很爽快。但对胖哥却不怎么好,呼来喝去的很不尊重他,也难怪,一个大男人,成天靠女人赚钱吃饭,只能说明他窝囊。事实上胖哥真就是个窝囊的男人,但他为人还不错。

我们常在一起喝酒,有时也去胖哥家,时间一长,凤姐对我们就都熟悉了,但对我特别好,这点我一向是很自信的,本人身高178cm,长的不说英俊潇洒,也算高大清爽,加上本人不缺钱,穿的衣服自然比别人的有档次,有几次凤姐都说,你怎么和他们混在一起。

呵呵,她哪里知道,我和他们混在一起还不是为了接触你~~我的凤姐!由于很熟悉,所以我平时也常和凤姐开开玩笑,但都不怎么过分,当然也都是趁胖哥不在的时候,从心里感觉凤姐对我也有好感,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。

那是8月的一天,朋友们呆着没什么意思,就商量着去诸城找齐哥玩,因为每次去齐哥都带我们到枳沟,那里小姐确实很便宜,30块钱打炮,70元钱包夜。胖哥也积极的要去,平时在胶州,我们都很自由,想玩女人就玩,还有不花钱的女朋友玩,但胖哥不行。

凤姐一是管的严,二是凤姐基本上就不给他钱,每天只是让他抽廉价的红金龙,所以一听说要去诸城,胖哥就很积极。回去和凤姐一说,凤姐就不怎么同意,后来还是我对凤姐说了好话,并且说也不用胖哥拿钱,这才同意了。

第二天中午我们都起床后,我就找了个理由没和他们一起去,而且给了胖哥100块钱,胖哥对我千恩万谢。平时我也给他钱,都是10元20元的,或者我买烟的时候也给他买一合,毕竟和我们每天在一起,我们都抽世纪宏图,或者泰山一只笔,他只抽红金龙,我们也没面子。

上网的时候也都是我给胖哥结帐,他管凤姐要点钱真的很不容易。低三下四的,我看着都难受。就这样他们就去了诸城,我呢,自然是先回家,想想今天怎么把凤姐搞到手。

回来躺在床上,凤姐娇好的面容又浮现在我的面前,鸡巴也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,我一边用手套弄着鸡巴一边想着凤姐。

记得有一次在凤姐家喝酒,当我借去厕所的时候跑了出来,凤姐已经吃完了在店里看店,我就坐在凤姐身边看她摆扑克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天,看着凤姐窈窕的身影,我就说,凤姐我们俩玩牌吧,输了就打手板,凤姐说你不喝了,我说不喝了,他们喝白酒没完没了的。

事实上我也挺能喝白酒的,但一般的时候我都不喝,主要是没哪个爱好。今天也只是喝了一瓶啤酒,就这样我和凤姐玩扑克,我输的时候,就伸出手,凤姐就在上面做试要打,我就夸张的说,凤姐你可轻点,然后凤姐在笑声中轻轻的打一下。

当我赢了,凤姐也伸出她的手,我就左手握着她柔软白皙的小手,右手做势用力,凤姐就说,不许使劲打啊,我就笑说,那就不打,摸一下。同时用左手的拇指轻按凤姐的手心,凤姐脸上一红,嗔怒说,没个正经。

反正那个下午,我摸了很多次凤姐的手,到后来,只要凤姐输了,我就拿过她的手在上面亲一下,玩到3点多,他们喝完了,听到他们出来的声音,凤姐急忙抽出握在我手里的小手,装做没事一样,我看着凤姐的举动就知道,我肯定有戏。

然后胖哥他们出来,都在店里扯了一会,我就和他们出去了,走的时候,我走在后面,偷眼看凤姐时,发现她也在看着我,我就轻轻一笑,凤姐也挑了一下眼神,那时心里觉得很美,因为那个眼神是只有我和凤姐才有的小秘密。

此后,我经常趁胖哥不在的时候去凤姐的店里,有时候看店里生意不好,就做个按摩,于是就和凤姐来到卧室,尽管是白天,但卧室里拉上了窗帘显得很暗,在轻柔的音乐声中,凤姐就为我做按摩,别人做都是20分钟,但每次凤姐给我做都是差不多一个小时。

当然,我也不能累着凤姐,每次做几分钟,我都给凤姐点上一支烟,让凤姐歇会,凤姐吸烟的时候,我就握着凤姐的手,凤姐也不反对,我想我的心思她都能看出来,因为只有小姐也不在,胖哥也不在的时候,她才让我握着她的手,而且只要来了人,或者是胖哥回来的时候,她都是慌张的抽回手,装做没事一样。

有一次凤姐给我按摩肩部的时候,我实在是冲动,一伸手就搂着了凤姐,凤姐急忙小声说,小勇,别,别这样,但我没有放手,感觉着凤姐暖暖的体温,说,就抱一会儿……凤姐挣扎着,但是很无力的挣扎,按摩时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,并不抓住。这使得我可以装作移动抚摸她的大腿,她好像也并不拒绝。更让我意外的是,按背的时候,她跨上来骑坐在我背上,居然是类似泰式的。

她坐在我身上的时候,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温软的屁股与我全面的接触,这让我渐渐有了想法,故意用语言试探她,她并不反感,好像还有点迎合,我感觉有戏了。

我不断试探和挑逗她,她嘻嘻地笑,并不反感,偶尔还亲昵地拍拍我,说我坏。我的动作更大了,移动得比较厉害,很明显是抚摸她的大腿,刚好她是穿很短的簿裙,我几乎是直接在摸她的大腿了。她应该是有感觉的,却装作不知道,这让我更有信心了。

她上身是一件领口比较低的T恤,胸口处露出一大片诱人的白,两个不很大去丰满的乳房将衬衫撑得老高,随着她用力不断跳动。

按摩完右手,她继续按摩我的右腿,她按得离我的大腿根部很近,感觉几乎快碰到小弟弟了。我的小弟早已鼓得老高,她应该能完全看到,却并不避开,在我的大腿根部按得比往常更久。
(来源:未知)

上一篇:公务员外传

下一篇:婚内性与爱

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geekjournal.net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别了,让我明白爱的爱人

别了,让我明白爱的爱人

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