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性感

鸡扒妹正传

2018-01-01 20:29编辑:黑彩凤凰平台人气:


《四》

東窗事發,死路一條,我自問對得起男友,但看小屄、挖陰道只怕不是小器的男人可以諒解。電話另一邊的小忠聽我怪叫,奇怪問道:「妳幹麼了?」

我抹著汗說:「沒,聽到有漢堡飽太驚喜了,早飯沒吃,肚子正在抗議.」

「那快點開門,才剛買,還暖的。」男友柔聲道,我應了一聲好,立刻掛線以免露餡,抓起契哥衣領說:「慘了!他在外面,怎麼辦?」

契哥莫名其妙道:「直接說我來探望妳不就好?小忠又不是不認識我。」

「你傻啊,我剛剛才說沒睡醒,難道告訴他我們在睡嗎?」看到他那仍兇悍悍的神龜,我更生氣了:「還不收起來!以為真是很漂亮嗎?」

「哦、哦。」契哥把私人財物收好,隨即問我:「那我躲進衣櫥?」

我慌不擇路,立刻打開衣櫥,裡面空間不少,應該可以躲一個人,但隨即又覺太危險.忽然心生一計,把契哥拉到爸媽房間:「這樣吧,你先躲在這裡,我把他引到自己睡房,你就看準時機便逃出去。」

「怎麼弄到好像在偷情的?」契哥咕嚕說,我回頭怒號:「你問問誰,看大家答你這算不算是偷情?」

契哥說不過我,只有依計行事,我跑進廁所洗個臉,刷個牙,準備好一切,故作鎮定的出去開門.

「怎麼這麼久?」男友又是不滿,我哼著道:「女孩子不用梳洗嗎?你很想看到女友的邋遢樣嗎?」說完更指控說:「還有怎麼到了門口才告訴我,要突擊檢查我啊?」

小忠笑說:「是給妳驚喜,也順便看看老婆有沒偷人。」

我心一虛,用力敲他頭殼:「那麼不信我以後就不要找我了!」

「開玩笑的,對不起,老婆大人。」小忠嘻嘻哈哈,把漢堡飽套餐放在餐桌:「不錯吧,加大餐,妳肚子餓,全部吃光吧!」

我伸伸舌頭,前陣子每天吃家裡的烤雞扒吃得膩了,隨便說了一句想轉口味吃漢堡飽,果然兩個都是愛我的男人,十分關注我的每一句說話,只是半小時裡吃兩餐,好像有點多。

『飽死了…』好不容易把套餐都吃完,小忠上前親熱地抱我,我心想要找個機會讓契哥逃亡,於是誘導男友進房:「我還很累,想要睡的。」

男人聽到房、床、睡三個字都是份外興奮,小忠也不例外,親暱的把我抱起。

我飽得想嘔,本來不想給抱,但為了引開男友,也順從地像新婚妻子般給未來丈夫抱入閨房。

「小慧最近有點重呢。」小忠笑說,我敲著男友胸腔撒嬌道:「是你自己沒力氣。」

「誰說我沒力氣?」小忠跟我開玩笑的把我拋上睡床,睡裙一飄,毛毛盡現,男友驚訝道:「小慧妳沒穿內褲?」

『慘了,剛才那麼亂都忘記了!』我心大驚,低頭一望,救命,內褲就被契哥拋在地上,小忠亦即時發現,拾起望著沾滿水水的絲質內褲,狐疑望我。

我二話不說,就是撲上前擁著他:「老公!別說,人家招認了!」

「招認…什麼?」

我掩著臉哭訴說:「人家…想你…自己摸了…」

小忠揚著眉問:「妳自己摸?小慧妳是這麼騷的嗎?」

我咽嗚道:「其實人家一直都很騷,只是在老公面前難為情,裝…聖女的,其實我是個小淫娃。」

「真的呢~」小忠色淫淫地嗅著我的內褲,房間裡一片女人發騷空氣,對我的解釋全沒懷疑,我為博取信用,再加幾分肉緊:「就是!人家每次想起你的大龜龜,就會情不自禁的流水,但又不好意思開口,只好自己去摸。」

「明白了,以前小慧妳老說不愛做,原來都是裝出來的。」小忠滿意說,我嘟著小嘴:「那人家也要保持一點矜持嘛。」

說這段話時,我一直豎起耳朵,聽聽契哥順利跑了沒有,但老是聽不到開門聲,那小子在搞什麼了?

小忠對我的發春信以為真,歡喜地把我按在床上,我瞪眼問:「幹麼?」

男友興奮說:「就是幹呀,小慧妳那麼想要,我當然要滿足妳。」

我頭一暈,居然真的信啊,不知說你天真還是蠢,不過既然給契哥看了小屄,老公也不能不招呼啦。為補過錯,我像電視劇集中被摧殘的女主角躺在床上任其魚肉,給小男友來個全餐。可正當把臉側向衣櫥,卻發覺一件很可怕的事,衣櫥的間隔中閃出一雙虎眼。是、是契哥?

我的天,原來他沒去爸媽房,而是跑回來躲進衣櫥,一定是趁我去洗面時換了位置,這個變態死色狼,有什麼打算啊?!

我心氣極,但又不可發作,小忠全沒注意我的驚惶,專注在人家青春無敵的肉體上,兩手放在胸脯又捏又揉,我羞於被人窺看床事,心裡盤算如何脫身。男友沒發覺到房裡有別人,脫光自己衫褲,預備跟女友來個激情一發.當看到那人畜無害的善良雞雞,我想問契哥:怎樣?沒說錯吧,我家小龜是不是很可愛?

脫完自己,小忠又來給我脫衣,我知道有現場觀眾,當然不肯就範,嬌嗔道:「我不要脫!」

小忠奇怪說:「不是小慧妳說最討厭弄污衣服,每次都要脫光才肯做的嗎?」

喔,我反駁不了,的確我平日是這樣說的,但今時不跟往日,脫光我,你老婆就要給看光光啦!

我仍反對說:「老公,我聽別人說穿著睡衣做也很有情趣的,不如我們今天試試囉?」

「哪裡,做愛當然光著身子才舒服,而且也沒給你親奶子。」男友不同意,伸手往腰際把我的睡衣從下掀高,我嘆一口氣,再也想不出什麼可以推辭的說話,亦害怕露出馬腳,不敢再說什麼.

睡覺時候本來就沒戴胸罩,如此一脫,就整個人光脫脫的回復天然面貌,我面如死灰的被脫過精光,心想今天真是假日大平賣.看吧,契哥,你夢寐以求的妹妹奶子,給你好好欣賞了。(流淚)

本來連小屄也給看了,不差一對奶,可是人總是希望獻醜不如藏拙。我自問小屄長得漂亮,看看還能接受,但兩只B杯罩不到的小奶,可以的話就不想拿來遊街示眾。平日為了面子還經常買大一碼的胸圍,現在終於給契哥知道,他的契妹其實沒那麼大的胸,卻戴那麼大的罩。

「小慧,妳今天太美了。」只是曹操都有知心友,小胸也有捧場客,男友就十分滿意人家的胸脯,還經常稱讚這種尺寸才夠嫩,小忠看著我的裸身讚美。我則一直留意著衣櫥,心裡怨恨那個無恥偷窺的死人頭.

還說愛我,當我是妹妹,明知道這樣很危險卻不離去,我恨死契哥!

兩個人都脫光了,理所當然展開大戰,小忠十分投入,興奮地在我身上亂摸,握著兩只奶親我乳頭,說來交往一年,算是老夫老妻了,我也不甚抗拒。但今天有觀眾入席,擔心隨時穿幫,萬一他看得入迷,發出什麼聲響或是從衣櫥跌出來便慘了。這種小說情節看的高興,演的可不是好玩呢。

『老公…別親…有人在看的…』

可是明明很不願,內心卻竟然有種莫名興奮.前文說過,契哥在跟我上契前一直都是追求我的,就是到了今天,我想他還是很喜歡我吧。如今看到曾心儀女神被別個男人壓在睡床,不知會有何感想。聽說有些死變態看到愛人被搞還會興奮呢,他故意不走,不會是想看我被人幹吧?

(来源:未知)

上一篇:娇妻美妾任君尝

下一篇:离奇艳遇

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geekjournal.net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瑜伽老師媽媽

瑜伽老師媽媽

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