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性感

奴隶新娘

2018-01-01 20:29编辑:黑彩凤凰平台人气:


我被四根繩子綁住四肢,大字型離地吊著已經好一陣子了。

全身被扒光的我,下身讓一條幼繩刁住龜頭,繩子越過天花板上的滑輪,末端垂在我眼前數公尺外,上頭綁著一只砝碼.

在這之前,我被逼吞下一顆威而鋼,現在敏感處又受到麻繩的摩擦,整條肉棒已經硬起來,但血液無法完全循環,讓龜頭脹成了紫色。

他們把我弄成這樣後,人就都離開了,剩我一人在空曠的房間裏,忍受著被繩子拉扯的痛苦,才短短十幾分鐘就全身汗漿,這時更能體會小卉被雪村和標哥用各種方式捆吊有多麼折磨。

時間分秒的過,終於,遠處有鞋步聲傳來,還有聊天說笑的聲音迴盪在地下室寬闊的空間,聽起來應有不少人。

因為地下室很大,燈光只及我被吊之處方圓數公尺,所以還看不見有多少人,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標哥,他的聲音像惡魔一樣,咳一聲都會讓我冷顫,但我已經不能再懦弱,因為我要保護我的女人,雖然到目前為止從沒成功過,未來看起來仍充滿失敗。

地下室還處於黑暗的地方,燈光忽然一盞一盞的打開,白晝般的明亮讓我眼睛有點刺痛,標哥和他找來的拍片團隊,以及昨日來參觀拍片的那些人又回來了。

「這次要連情夫一起調教嗎?」看見我被吊成這樣,那掛著AV快報記者牌子的人問標哥。

標哥笑而不答。

「大家請就坐,等攝影機和燈光就緒,我們就要開始拍片了。」導演說.

「咦,女主角呢?」有人在問:「好想她喔,昨天晚上想她想到整夜睡不著,還起來打了二次手槍。」

「你也是嗎?我也一樣!」

「昨天下班我就忍不住去嫖妓了,還特別指名想找剛生完小孩有母奶的。」第三個人加入話題.

那幾個人居然無恥熱烈的討論起來,言語間都興奮意淫著小卉。

「真的嗎?真的嗎?有找到嗎?」有人立刻興沖沖問。

「唉!當然沒有。」那人搖頭嘆息:「我想就算有,條件也差她十萬八千里吧,我真的好想她喔,如果我條件夠,我也好想當男優跟她做愛,不…就算只能當雪村大師的助手,幫忙綑綁她我都死而無憾…」

「沒錯,她的臉蛋、身材、善良、溫柔,真的都好迷人,可是身體又那麼敏感,被調教時那種可憐哀羞的表情,我想我到死都還忘不了…」

「我特別喜歡她的乳房,又挺又飽滿,裡面全是熱騰騰的奶汁,乳頭跟乳暈也很漂亮,粉粉翹翹的,輕輕一捏母奶就噴出來…喔,我真的要為她瘋狂!」

那些人討論不休,完全無視身為小卉摯愛的我就在聽著。

「各位!」這時標哥拍拍手,大聲宣布:「你們想到骨子裏的女主角來了。」

我比任何人都著急地引頸望去。

「哇…這是!」

所有人都站起來轉頭,看見小卉出現的那一幕,他們都張大嘴發出驚呼。

我的反應,卻是憤怒到全身發抖。

「你們這些畜牲!」

小卉是被『載』進來的,她坐在一個肥胖赤裸的老人懷中,老人開著電動輪椅載著她慢慢駛進拍片區.

她雙手被拉到後面,綑綁在老人頭後左右兩根推把,兩腿則是被分開,腳掌和足踝牢縛在輪椅前方二片特製的足踏上,屁股下還有個托墊,把她的下體推高,恥處全都被看在眼裏.

「主人…」小卉看到我,淚水立刻湧出來,焦急轉頭向標哥哀求:「求求你,放我的主人下來,別這樣對他。」

她的淚水居然不是因為自己的處境,而是為我而流。

標哥卻露出獰笑,拿了─顆砝碼,又加在吊住我龜頭繩子的另一端,我咬牙切齒、辛苦地將下體往前挺,減輕龜頭被拉緊的痛苦。

「妳乖乖聽話,我就讓他舒服一點.」標哥說.

「你要我怎樣,我已經都沒關係了,但先讓我主人下來,這樣他會受傷…」小卉苦苦央求,目光不時著急擔心的看著我。

「不要…小卉…」我痛苦的搖頭.

標哥冷笑說:「這麼關心情夫的老二,是不是怕以後不能通姦啊?我看你老公死你都沒那麼難過.」

「不…你別說那麼難聽…」小卉羞愧地轉開臉。

「是我說得很難聽嗎?看妳心虛的樣子,讓人心真癢啊,呵呵,明明一臉清純,居然那麼會偷吃。」標哥還不肯放過她,小卉肩頭微微在顫抖。

「住口!別再欺負她!」我看不下去,不自量力的開嗆。

標哥冷笑,又去拿了一顆砝碼.

「不!不要!」小卉比我還緊張。

「主人,求求你別再說了!他說的沒錯,我本來就比較愛你!」她噙著淚,深怕我再被加一個砝碼,我心中既感動又羞愧,沒救出小卉就夠對不起她了,現在還要她受到屈辱來為我求情,我這種男人不知道怎麼當的。

「看在我們小乳牛為你求情份上,這一顆暫時保留。」標哥放回砝碼.

「你別亂叫!她不是什麼小乳牛!」我又忍不住動氣,憑甚麼他亂給小卉取這種難聽的綽號,但我立刻對我的衝動後悔,也付出了代價.

標哥又將放回去的砝碼拿起來,加到繩子的另一端。

「不要…」小卉心痛的樣子,好像受苦的是她自己。

「我…真的沒關係…」我只好故作平靜安撫她,只是聲音聽起來難免有些勉強,因為龜頭被扯得發痛。

「你還說沒關係!都變紫色了,我不要這樣!」小卉激動搖頭.

「想救妳情夫的命根子嗎?」標哥問小卉。

「嗯、嗯!想!」她流著淚拼命點頭.

「那等一下要妳作什麼,妳不但不能要哭要哭的委屈模樣,還得很開心的買一送二才行。」

「什麼是…買一送二…」

「比如說,當有人說想舔妳肛門時,妳馬上要自己張開腿,自己用手把妳的屁股扒開,讓淫蕩的括約肌露出來給人家舔,還得問有沒有人想連我的騷穴一起舔之類的。」

小卉光聽標哥下流的舉例,白嫩的臉蛋立刻紅了,根本不敢看周圍那些畜牲,但可能想到最敏感的肛門被舔的羞恥和難耐,被綁分開示人的赤裸下體中間,那緊密的括約肌害羞的縮起來,恥縫也泛出濕光。

導演刻意叫攝影機拍成特寫,放大在投影螢幕上。這是今天才特別追加的設備,讓那些狗屁來賓可以看得更爽。

「當然,這只是我想到的一個例子,其他就靠妳舉一反三,如果作不好,我保證今天會把妳情夫的老二吊成茄子,直到完全不能用為止。」

「願意嗎?」標哥問。

小卉胡亂的點下頭.

「不要!小卉…」我咬牙切齒,這時被繩圈刁住的龜頭真的麻了,慢慢失去知覺,我不敢低頭看它現在變成什麼樣子。

「主人,沒關係的。」她反過來安慰我。

「我不要……噢!」我憤怒阻止她作傻事,卻不防一記冷鞭抽在背上,痛得我眼前發黑。

「別再打他了!」小卉湧淚大叫:「他都被弄成那樣,你們還打他,太可憐了…」

小卉根本沒想到自己被綁成那種不堪的姿勢更可憐,還只顧著我的情況.

(来源:未知)

上一篇:离奇艳遇

下一篇:我的生活因他而改变

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geekjournal.net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淫女列传

淫女列传



返回首页